首页/热盘追踪/正文

《庞公的前世今生》| 庞公轶事

2019-04-09   责任编辑:初夏
 
评论
民发·庞公别苑

民发·庞公别苑

地    址:襄城庞公新区滨江大道中段(庞公大桥与滨江大道交会处往南2KM)

销售电话:395 5555

开 发 商:民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09091240232fe0c1d50455.gif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540.jpg

文|伊庆华


襄阳城,东门外,千里汉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离这儿不远,有一座岘山,庞德公一家就居住在山的南麓。他在这里开荒种田,种植桑麻。这实在是一方风水宝地,随便种点什么作物都能收获满满。


庞德公年轻时就决定在襄阳隐居,一辈子老实巴交的老爹很为儿子的这个伟大决定点赞。


毕竟外面的世界这么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宦官、外戚、董卓、郭祀、李榷……诸多魑魅魍魉轮番乱政。


在家千般好,出门处处难,不要在外面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相反,荆州在刘表治下成为一爿难得的绿洲,人人在此安居乐业。整个华夏还有哪儿比荆州平安?还有哪儿比我们家乡襄阳更宜居?


 嗯,襄阳,真香!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547.jpg


庞德公农忙时会和家人一起下地,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每天循环往复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农闲时他会带着干粮和拐杖,爬上岘山采集草药。襄阳物产丰富,他每次都能满载而归。落日下,他认真地教两个儿子辨认采集到的药材:“这个树根形状的是虎丈,可以散瘀止痛,清热解毒;这个灰白色的果子是白叩,可以行气温中,开胃消食;那个青色的果子是山鸡椒,可以行气,健胃消食;那个茎块是姜黄,能破血行气,肩臂痹痛……”


他不下地、不采药的时候,就来到江边,近看汉江上来来往往、帆樯林立的船只,远观水清沙幼的江心岛鱼梁洲,眺望江对岸的葱葱鹿门山,再做做学问,思考一下人生。


吹着江面徐徐的江风,嗅着面前盛开的白色、粉色、黄色等不知名的花朵,满心欢喜。做一朵独自绽放的野花吧,气温满三十减十五又如何?我兀自任性怒放,冷眼旁观着这世事的风云变幻。


仿佛浸润了汉江水和岘山的山水灵韵,他超然物外,怡然自得,一副完美的诗意乡村生活图像。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549.jpg


庞德公喜欢这个美丽的世界,喜欢结交那些有趣的灵魂。他的好基友也都是当世满腹经纶的名士,经常与司马徽、黄承彦、徐庶(字元直)、诸葛亮这些同样才华满满的人通过微信群约饭局,或一起喝茶侃大山,或一起吃小龙虾烤面筋喝黄酒,当然,最主要的是能和这些人一起聊天聊地聊东西。


庞德公最好的朋友是司马徽。司马徽比他小十几岁,视庞德公如兄长称呼他为庞公。他们都满肚子的学问,都选择避世于乡野,特别谈得来,经常在朋友圈互动,住在南漳的司马徽非常喜欢到襄阳拜访这位老大哥。媳妇不放心,在司马徽出门前总问:“孩他爹,今儿是去哪里?”


“去襄阳城的庞公那里!” 


“又出门啦,去哪?”


“还能去哪?去庞公那里呗!”


有一次,司马徽来拜访庞德公,恰巧他坐船到汉江对岸扫墓去了。司马徽像在自己家一样,径直走入庞德公的屋里,把庞德公妻子儿女叫来:“嫂子,徐庶说等会有客人要来与我和德公兄谈点事,你去准备点下酒的饭菜。”庞德公的妻子儿女马上给司马徽准备了一大桌吃的喝的。不久,庞德公回到家见了司马徽,像没事人一样,根本没有宾主之分。


人是非常人,行为举止也是非常人。


诸葛亮也非常喜欢去拜访庞德公这位先贤,一来可以看看自己二姐(庞家的幺媳妇),二来可以和庞德公这个大学问家聊学问,聊理想,聊人生。小青年迫切需要一位人生的导师给予指导。


庞德公也非常喜欢这个聪颖内秀,才华横溢的青年。看得出来,小伙子在苦苦等待,等待一个他愿意为之效力的人,他注定属于那个世俗的世界。他也常劝自己走出茅屋,走向仕途。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庞德公和诸葛亮之间有过一段深入的对话。


诸葛亮:“先生,今天下大乱,百姓流离失所、痛苦哀嚎,您明明满腹才华,却为什么不走出去拯救万民于水火,而甘愿在乡野蹉跎一世?” 


庞德公:“你是指出仕?” 


诸葛亮:“对,出仕去辅佐一位明主,拯救天下苍生,不负平生所学!”


庞德公:“你说的辅佐明主,就是帮他去用刀剑征讨另一个人,去杀掉其他人?”


诸葛亮:“先生差矣,辅佐明主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


“贤侄谬矣!何以拯救更多的人?如果拯救另一部分人的代价是必须杀掉另一部分敌人,我坚决不干。贤侄不见普通士卒皆寻常百姓家儿女,或为他人夫,或为他人父,或为他人子,难道这些人该杀,该死,该被牺牲?”


诸葛亮:“这……”


庞德公:“只要是辅佐他人,必免不了杀戮。天下百姓苦兵火久已,我独居深山,世上即少些杀戮,少些人死于争斗。 ”


聪明如诸葛亮,也只能低头无语。 


这大概就是“君子和而不同”吧!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553.jpg


当时人物点评类刊物特别受欢迎,看相也特别流行,能请到名人给自己看相更是相当于加持呀。庞德公就很会看相。


某日,司马徽在“论道荆襄”的微信群说:“哥,听说你特别会看相,要不给我们几个小兄弟也看看呗!”


“更正一下啊!我不是兄弟是侄子,我二姐是庞叔叔的幺儿媳。”群里的诸葛亮一边跟徐庶他们起哄,一边纠正道。


“+1,侄子又一枚。”庞统跟着冒泡。


“行啊,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给你们相相面。不过我看相跟别人不一样,我用外号。”庞德公道。


“那就快给哥几个,不,是我们几个每人取个外号呗!”司马徽充满了期待。


“司马老弟,我看你很擅长鉴识人才,如水似镜,明亮照人,是为‘水镜’。”


“叔,我呢,快给我看看?”诸葛亮也急不可待。


“诸葛老侄,你跟我们不一样,你不属于这里。我看你一身的学问,虽然现在在隆中山野,却像条龙一样潜伏着,将来必定龙翔九霄云外,你是‘卧龙’!”


“叔叔,我呢?”庞统终于忍不住,也冒泡了。


“老侄你呀,你这个小年轻跟诸葛孔明一样,也不属于这里。你像一只刚出生的凤凰,虽然现在还不能展翅翱翔,但有一天会遇到赏识你的人,你就会飞翔在九天之上,叫‘凤雏’吧。”


“老叔,还有我徐元直呢?”


“喔,还有元直老侄!老夫观你人如其名,至情至性,太过耿直,日后为官必专纠弹百官朝仪,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就像一个潜伏着时刻盯着猎物的老虎,你就叫‘伏虎’吧。”


“老兄弟,还有我呢。”黄承彦发言了,终于在未来女婿诸葛亮面前崩不住了。


“老哥你也来凑热闹啊!我观你……”   


一群人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好几次都错了辈分。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558.jpg


庞德公是名士,所以他的名气很大。身为一州牧守,治所就在襄阳,刘表显然不愿意错过这个身边的人才。他多次派人征辟庞德公都被婉拒,后来干脆亲自上门。


刘表问:“先生才高八斗却只顾保全自己一个人,为什么不保全天下呢?”


庞德公答:“非不为也,是不能也。鸿鹄会在树上做鸟窝,龟鼋会在深渊下面打洞,都是为了有个住的地方。人也一样,所以我要给自己找个窝,而不是给天下人找一个窝。”


两人寒暄了几句,刘表失望地走了。


他会再来的,怎么办?干脆搬到江中心那个无人小岛鱼梁洲(据史料记载鱼梁洲与鱼梁坪(庞公)曾为一体)上去住。(《水经注·沔水》:沔水〈汉水〉中有鱼梁洲,为庞德公所居。)


鱼梁洲四面环水,烟波浩渺,除了一些在汉水里捕鱼的渔民,平时少有人迹,的确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可是,刘表又一次在一帮下属的陪同下,浩浩荡荡地坐船来了。庞德公正和家人在门口的农田锄草。他甚至没有把刘表迎到茅屋,而是手扶锄头站在农田里和刘表交谈。 


刘表说:“先生宁愿在农田辛苦耕作也不肯出来做官,百年之后你将什么留给子孙后代呢?” 


庞德公答道:“别人给子孙留下功名利禄,其实是给子孙后代埋雷;我留给子孙的是耕读传家,是平平安安。虽然留的东西不同,但并不是没有留啊。”(《後漢書》卷八十三〈逸民列傳‧龐公〉:世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未为无所遗也。)


刘表摇摇头,再一次失望地走了。


假如他又来怎么办?干脆再搬远一点,搬到江对岸的鹿门山去吧,那里林密草深,是个避开尘世的好地方。再见,这个可爱的、满目疮痍的世界,我要去找寻一个不受他人侵扰、独属于自己的新世界了。 


正应了后世的一首《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留给世人的,只有一个绝世而去的潇洒背影,一个高深莫测神奇的传说,一个亘古相传城市不朽的文脉。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606.jpg


1800余年后


为传承这一城市不朽的文脉


民发于庞公之心筑一方别苑


德公倘若还在这世间


定会满足这不受侵扰的新世界吧


近看江水悠悠,远观汉江女神


优哉游哉……


传承·传世·传家

民发·庞公别苑


庞公之心,拥一线壮阔江景

景区环绕,享一脉外滩盛景

毗邻四中,阅一流名校书香

传世宅苑,藏一处家族荣光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610.jpg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613.jpg

▲样板间实景

项目地址:襄城庞公新区滨江大道中段

(庞公大桥与滨江大道交汇处往南2km)


WeChat 圖片_20190409090618.jpg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