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别关注/正文

年入不到10亿却欠下400亿巨债,申报3项吉尼斯的形象工程,挽不回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丢失的面子和“里子”……

2019-08-13   责任编辑:星汉
 
评论

贵州独山县作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竟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等形象工程,并借此申报了3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但是,这样的形象工程不仅不能挽回当地的“面子”,反而让这个缺财力少资金的贫困县积累下高达400亿元的地方债务,丢失了“里子”。一个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竟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这样不切实际的“乱作为”也给当地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地方债务高达400多亿元,且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日前,贵州省纪委监委梳理了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典型案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不顾民生、盲目举债上项目的案例。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申报3项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形象工程,又会给这个缺财力少资金的贫困县留下怎样的困境?


“十二五”末全县每6人就有1个贫困人口


独山县地处贵州最南端,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是贵州省乃至大西南进入两广出海口的必经之地,素有“西南门户”之称。根据《2018年独山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94.3亿元,同比增长12.5%,全县户籍人口36.69万人,期末常住人口34.67万人。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426元,同比增长9.0%;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565元,同比增长10.3%。


作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独山县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独山县“十三五”脱贫攻坚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显示:到“十二五”期末,该县有贫困乡5个,有贫困村74个,占总村数的55.6%,贫困人口59500人,贫困人口占总人口大约17%。相当于差不多每6个人中就有1个是贫困人口。但《2018年独山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称,2018年末,全县农村贫困人口1.56万人,全县农村贫困人口脱贫2.51万人。


00____.jpg

图片来源:《2018年独山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独山县通过多年的扶贫开发,农村贫困面貌有了较大改观,但受各种因素制约,要在2020年前达成脱贫目标,任务仍然十分艰巨。除了农村基础设施落后、经济结构单一、缺乏发展条件等因素以外,当地更紧要的是资金投入不足。


前述《规划》提到,尽管中央、省、州和县本级在新阶段扶贫开发中投入了大量资金,但由于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杯水车薪的投入难以满足贫困户发展生产的需要,大部分人口仅解决了温饱,却普遍没有现钱,生产投入严重不足,基本生产资料无钱购买,更谈不上去推广新技术、新品种、发展多种经营。


原县委书记潘志立近日公布被“双开”


正是由于独山县面临的贫困现状,2010年至2011年,贵州分两批从江苏、浙江等省(市)引进12名优秀干部担任县委书记,潘志立正是其中之一。官方资料显示,潘志立,男,汉族,1964年9月生,江苏省海安人,大学学历,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早年曾在江苏工作,于2007年8月起任海安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副书记等职。2010年7月,潘志立跨省调赴贵州独山县委书记,并担任该职务8年。


2014年9月,潘志立升任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副州长,兼任独山县委书记等职。2015年9月,卸任黔南州副州长职务,仍继续担任独山县委书记(副厅长级)、独山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等职,直至2018年12月被免职。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初到独山,潘志立大刀阔斧,发展独山县域经济。然而,主政不久,就忘记了来时的初心和使命。在他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


2018年10月,潘志立被立案审查。2019年1月,潘志立被立案调查。记者注意到,中央贵州省纪检委网站8月1日消息显示,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同为黔南州脱贫攻坚岗位上的梁嘉庚,在任独山县委副书记、县长及三都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被认定为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对梁嘉庚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当地曾有旅游开发项目被指破坏生态


独山县自然条件差,底子薄,资金少,为了发展经济,当地政府结合地方优势,大力扶植旅游产业,多方筹集资金,开发了不少项目。但这其中也不乏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为了政绩,潘志立不认真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策部署,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元的实际,盲目举债近2亿元打造“天下第一水司楼”等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潘志立被免职时,独山县债务高达400多亿元,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


公开资料显示,“天下第一水司楼”始建于2016年9月,是集会展博览、酒店住宿、游览观光等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体。除具有水族特色元素外,该建筑还融合了苗族、布依族特色,是独山县净心谷景区最具标志性的宏大建筑。该楼占地面积5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共24层,是世界上最高大最壮观的水族建筑。


00______2.jpg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截图


当地媒体报道称,这个县级景区的主体建筑,竟然申报了3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和“世界最大牌楼,跨度41米,高28米”。


除了大搞形象工程外,潘志立领导下的独山县违法违纪行为也早有端倪。早在2014年,人民网就曾发表《贵州独山县建108洞高尔夫球场 国家级森林公园生态遭破坏》的文章。


2018年5月,贵州省纪委监委官网刊发《让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无处藏身——我省深挖严查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纪实》一文。该文指出,独山县对中央和省委明令禁止建设高尔夫球场的要求置若罔闻,仍继续建设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高尔夫球场,严重违法违规占地达2.8万余亩,在2016年、2017年先后被国土资源部武汉督察局约谈,省、州挂牌督办的情况下,仍顶风违纪,继续扩大违法用地,造成大量耕地和永久基本农田被严重破坏,社会影响恶劣。“独山县委主要领导、县政府分管领导及相关部门责任人分别被给予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


财经专业人士游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个别地方存在着脱离本地财力去发展一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现象,但往往在或升职或调走之后,把债务留给了下一任,对此亟待落实对官员“终身追责”的问责机制。


该县多笔融资产品面临违约


谈到独山县政府债务问题,记者梳理发现,自2018年10月起,该县已出现多个政府融资产品违约。


去年11月,21世纪经济报道发文指出,贵州独山喀斯特生态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金交所产品出现违约情况。该事件只是独山县政府隐性债务兑付危机的“冰山一角”,该县还有其他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私募基金、融资租赁、定向融资计划等多笔融资产品面临违约。


日前《红周刊》报道称,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独山县展期的资管产品金额约为10亿元,至少涉及9只定融、私募、资管计划和信托。当地政府、卷入其中的机构均对后续兑付方案讳莫如深。该报道提到,中航期货发行的“中航荣信资管计划”、迈科期货发行的“迈科瑞茂资管计划”等多只投向独山县的产品都处于展期状态。


今年早些时候,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也报道了独山县下司镇“古韵布依·水上下司”项目融资多处违规、欠下大笔债务的问题,独山县回应称:该项目存在债务管理不到位、项目管理机制不健全、工作监管不到位等问题,并已启动风险防控应急预案,对项目重新进行科学论证,制定资产处置和经营流转方案,化解债务、防范风险。对于项目中涉嫌文件造假和干部工作不到位的问题,独山县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记者注意到,《独山县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对问题“直言不讳”,坦言目前仍有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尚未根本解决。


一是脱贫攻坚责任不实。对脱贫攻坚重视不够,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发展机遇认识不足,产业发展成效不明显,精准方略还需深入贯彻。


二是集中偿债压力较大。没有处理好发展与风险的关系,没有形成完善的“借用还”和“责权利”相统一的债务管理机制,债务总量大、还款时间集中,债务逾期存在“破窗”风险。


三是项目建设不规范。项目建设管理机制不健全,程序不规范、手续不完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续下滑,实体经济支撑乏力。


“财政的钱不能乱用,金融的钱也不能乱用,金融的钱都是要还的,要防范金融的风险。”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曾表示,下一步要按照中央关于打好防范风险这个攻坚战的要求,特别是对打着脱贫攻坚的旗号扩大政府债务的问题,要坚决纠正,严肃处理。


对于脱贫攻坚中存在的作风不实问题,他表示,脱贫攻坚战以来,已查处作风和各种问题的案件6万多起,处理的人数8万多人。“我们这次攻坚战就是要有打仗的劲头,就是要较真碰硬,对这些作风不实、虚假脱贫、数字脱贫,甚至搞腐败的,我们要坚决处理,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