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特别关注/正文

为什么爱襄阳?

2019-10-12   责任编辑:星汉
 
评论

01 寻味古城


阳光明媚的平淡日子里,外地人一般不会察觉,在汉江大桥下的一个桥墩后面,才隐藏着襄阳最地道的秘籍。

 

牛油面在这桥头享负盛名,尤其陈家面馆前头已经排着打弯的长龙。


1.jpg

▲汉江桥头的面馆(摄影©孤城)


襄阳的牛油面比南方的伊面要劲道,比西北的拉面要圆润,与武汉的碱水面同根同源,浸在红滋滋的牛油中吃得人红光满面。牛肉分量极多,而且是上等的好牛肉,切成大块的薄片,烧制得醇香浓郁,吃起来很软糯,还不掐牙齿。

 

黄酒一大碗不过两元,用一个铁壶装着,每一碗都倒得满满的直到溢出来为止。襄阳黄酒类似醪糟米酒,冰镇过的黄酒甘甜中略带一丝酸涩,虽不醉人却也有几分度数,微醺之意更觉豪爽大度。

 

这样的黄酒真真可以来上几大碗,谈天论地之间一饮而尽,忍不住大呼,快哉,快哉!


2.jpg

▲豪爽的面馆老板(摄影©孤城)


一碗碗牛油面让这街巷油腻得真切而舒坦,同时,身为一个走遍大江南北的吃货冥冥中觉得,这与四川阆中古城对牛肉的热烈与率直十分相似,竟忍不住猜测——难道张飞也来过襄阳?

 

别说,张飞确实来过。


02 三国风云


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张飞陪同着自家老大刘备三顾茅庐,终于见到了卧龙先生诸葛亮。

 

《前出师表》中诸葛亮这么总结了当时与刘备见面的经过: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


由于诸葛老人家也没有详细标示一下具体位置,导致南阳和襄阳这俩邻居为他当年到底在哪里躬耕争了一千多年。清朝时,生在湖北的顾嘉蘅到河南南阳做知府,为了平息鄂豫两地人的争执,他在南阳武侯祠写了一副楹联:“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


即便如此,南阳人和襄阳人也依然各自坚信诸葛孔明的隐居地就在自己的家乡。不过显然襄阳人民更爱孔明,广场上偌大个雕像,摆明就是在用气势碾压其他地区。


诸葛亮广场上的巨型塑像

(摄影©孤城)

3.jpg


位于襄阳城西的古隆中,据说是诸葛亮为刘备描画梦想的地方,陈寿在《三国志》中这样写道:


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拥兵百万,应避其锋芒;据有江东的孙权根深叶茂,也不能打他的主意;而执掌战略要冲荆州和天府之国益州的刘表和刘璋都是纸老虎,我们若能拿下这两块地盘,“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隆中对”时的局势图

(制图©孤城)

4.jpg


此时的刘备还只是寄人篱下的败军之将,驻扎在荆州的北大门新野,给刘表做挡箭牌。而曹操则刚在北方大败乌桓,正厉兵秣马准备南下,刘备是第一块要被踢开的绊脚石。


诸葛亮先三分天下再一统中国的宏大计划,听得刘备血脉喷张,刘备当即请诸葛亮出山,拜为军师。


在诸葛亮的构想中,由荆州出襄阳,穿过南阳盆地,直击洛阳是平定中原的重要一环,作为交通要塞的襄阳自然成为必争之地。


襄阳汉江大桥

(摄影©孤城)

5.jpg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入主益州的刘备自成都出兵,打败曹操,夺取汉中。同年又派关羽按照“隆中对”的既定方针,由荆州北伐,围攻襄阳和樊城。


时逢雨季,江水暴涨,关羽借助水势在樊城外大破曹军,威震华夏,甚至一度逼得曹操动了迁都的念头。


若关羽能稳据襄樊,那么许昌和洛阳也遥遥在望,北定中原,指日可待。奈何荆襄之地的战略位置实在太重要,魏蜀吴三方无不想占为已有,所以正当关羽猛攻、曹仁死守之际,孙权向空虚的荆州亮出了刀子……


后来的“刮骨疗毒”、“白衣渡江”、“大意失荆州”、“败走麦城”乃至“张飞遇害”、“火烧连营”以及“白帝城托孤”,都是襄樊之战所生出来的故事。


“七省通衢”襄阳

(制图©孤城)

6.jpg


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这样评价襄阳:


夫襄阳者,天下之腰膂(lǚ)也。中原有之,可以并东南。东南得之,亦可以图西北者也。


史书中的襄阳,是风雨欲来、英雄出世的襄阳。登临城墙,凭水远望,各路豪杰争霸江湖的演义在脑海中一一浮现,怎能不教人心潮澎湃,思绪飞扬。



在襄阳城头远眺

(摄影©孤城)

7.jpg


03 侠之大者


2010年12月,叫了61年的襄樊重新更名为襄阳。熟悉的名字竟然也生出恍惚的陌生,仿佛不敢相信这座城市竟真的存在。


公元1234年,宋蒙联手灭掉了金国,第二年蒙古便开始调头攻打南宋,一路蒙军自唐州(今河南唐河)南下,兵锋直指襄阳。


1243年,郭靖的女儿郭襄出生在襄阳大战的战场上,本来她的命运是被拿去绝情谷换解药的,但杨过却说:姑姑,这不成……


从小说剧情上看,这场战争应该是指公元1238年的荆襄之战。宋军在大将孟珙的率领下,击退了盘踞在汉水两岸的蒙军,收复了襄阳与樊城,夺回两万百姓,南宋取得了暂时的胜利。

 

公元1256年,新任蒙古大汗蒙哥和他的弟弟忽必烈卷土重来,再度攻宋。


1259年,蒙古大军进犯襄阳。

 

眼看蒙军拿郭襄威胁,郭靖这样大喊:

 

“襄儿听着,你是大宋的好儿女,慷慨就义,不可害怕。”


这世界有许多种赤胆忠心,在我看来,这沉着有力的一句能胜过万千誓言。

 

郭襄则回应道:

 

“女儿名叫郭襄,为了襄阳,死就死好了!你们千万别顾念女儿,中了奸计。”

 

郭靖朗声道:“这才是我的好女儿!”


金庸笔下的所有人物中,唯有郭靖贯穿过最长的篇章,在所有的角色塑造里,郭靖的一生也最为细腻饱满。


他生在国仇家恨的乱世中,取名一个“靖”字,意为不忘靖康之耻。他虽然打小在蒙古包中长大,深受成吉思汗的喜爱和器重,甚至还和大汗的儿子结为兄弟和大汗的女儿立下婚约。但当成吉思汗要转而攻灭宋朝时,他却毅然选择站在大宋这一边。成吉思汗以郭母的性命相威胁,郭母却以死教子,要郭靖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宋人。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当蒙古大军再一次兵临城下时,郭靖已在襄阳驻守了近20年。在小说《神雕侠侣》中,危难之际,杨过以石头击中蒙古大汗,令其坠马而亡,蒙军溃逃,襄阳得守,全城军民夹道欢庆。


襄阳古城临汉门

(请横屏观看,摄影©孤城)

8.jpg


但历史的事实是,1259年,襄阳没有这一战,蒙哥是意外死在了钓鱼城(今重庆合川区)。当时蒙哥觉得襄阳太难打,决定和忽必烈包抄南宋,他自己率兵去打四川,不料被人用石头砸死了。蒙哥死后,忽必烈撤兵赶回去把大汗之位坐稳了,才又重新开始琢磨怎么打开南宋的缺口。

 

后面的故事,金庸没有一一写在小说里。


1267年,忽必烈采纳了降将刘整的策略,一改之前迂回包抄的作战风格,从开封整兵南下,直扑襄阳。

 

忽必烈算是看懂了,想要拿下南宋这个硬核,西打四川,山没有翻完就在路上饿死光了,东打淮河,水网密布的地区根本没法跑马。唯有在控扼南北的襄阳撕开一条缝来,由汉水入长江,上行至巴蜀,下行达建康,取得鄂州(今武汉武昌区),南宋再无天险可依。


襄阳的地理位置

(制图©孤城)

9.jpg


襄阳除了有岘山和汉江两道天然屏障,还有坚实的城墙和宽广的护城河,南宋方面当然也知道襄阳之紧要,更少不了重兵防守。


然而这座“铁打的城市”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没有纵深。从空中俯瞰,襄阳更像是一座半岛,虽易守难攻,但也极易被包围孤立。一旦与其隔江相望的樊城失守,拿下襄阳就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无论是三国时北上的关羽还是宋元之交南下的忽必烈,都只是围困襄阳,集中火力猛攻樊城。


互为犄角的襄樊二城

(制图©孤城)

10.jpg


襄阳古城墙

(摄影©孤城)

11.jpg


中国最宽的护城河

(摄影©孤城)

12.jpg


1273年,蒙军对樊城发起总攻,宋军将士皆死战,樊城失陷,忽必烈下令屠尽城内百姓。困守绝境的襄阳城人心动荡,守将吕文焕为避免屠戮,开城请降。

仅仅三年后,蒙古骑兵的铁蹄就踏上了临安的城头。


1279年,崖山海战战败,陆秀夫背着南宋最后一个小皇帝跳海,十万士民投水殉国,宋朝灭亡。


很多人喜欢引用“崖山之后无中国”来形容那一天的悲壮,《倚天屠龙记》里只有这么一句交待:当年襄阳失陷,郭大侠夫妇双双殉难。


俯瞰襄阳

(摄影©孤城)

13.jpg


宋朝,一个令人沸腾与唏嘘的朝代,在落幕之时让无数人伤感。而金庸先生却用最长的篇幅去讲了郭靖这个人的一生,从出生到去世,从靖康之变到襄阳大战,他都和这个国家牵连在一起,那些没有说出口的情怀与思绪,那些浓烈的、惆怅的、无奈的爱与恨,他全部留在了襄阳。


回想那日大战蒙哥的战场上,江湖上侠肝义胆的豪杰志士奔赴襄阳,出手相助,各显英雄本色。杨过、小龙女、一灯大师、周伯通、黄药师、王坚、点苍渔隐、武三通、朱子柳、武氏兄弟、陆无双等统统在场,群雄纵谈,饮至深夜。


这是侠骨柔肠的襄阳。因为那些不曾发生过的恩恩怨怨,却明明白白地讲述着刀光剑影里的民族大义,这里的江湖也因此成为流传于民间的最动情的故事。


2018年10月末,金庸先生去世,襄阳人民自发用蜡烛点亮了古城墙,汉水两岸,烛光点点,仿佛两千八百年路过的枭雄俊杰都在和这位老先生拱手告别。


夜色中的襄阳城

(摄影©孤城)

14.jpg


04 江湖不老


襄阳古城的中心有一座钟鼓楼,呼作昭明台,最早是为纪念南朝太子而建,七三年塌了,九三年原址重建,现在里面是博物馆。


博物馆里有一个不起眼但很奇妙的文物,叫做:唐釉下褐绿彩瓷碗,出土于湖北枣阳。看到它的第一眼,让我意识到,我们一再地低估了老祖宗的创意与智慧。


这不就是国外某家居品牌所谓的创意咖啡杯么?喝光咖啡后有个小动物冒出来,古人早在唐朝就已经这么玩了。


15.jpg

▲唐釉下褐绿彩瓷碗(摄影©孤城)


登上昭明台,面前是一条朴素的古街,街道直通汉江,尽头有一座厚实的古城门。城门的背后,高楼林立的地方就是曾经屡遭兵祸的樊城,如今是襄阳市的樊城区。


16.jpg

▲正午的北街(摄影©孤城)


北街按说是襄阳最热闹的街市,但我们登上昭明台的那会儿,烈日正浓,街上人烟稀疏。我们本以为,一个三线城市的常态大致如此。

 

可到了傍晚时分,襄阳的男男女女从四面八方涌入北街,街上突然就变得人头攒动,生龙活虎,比起广州的北京路,成都的春熙路,也毫不逊色。


17.jpg

▲傍晚的北街和昭明台(摄影©孤城)

 

我们总觉得襄阳人的身上有一股武侠气质。(也可能是先入为主,认为生在武侠城市的人就应该有武侠气质)


结结实实的古城墙贯穿着从历史里总结出的骄傲,并一直延续到每个人的生活态度里。最宽达二百五十米的护城河更像是一汪惬意的湖水,一艘脚踏船便荡出了和平年代的逍遥自在。


18.jpg

▲摄影©孤城


都市的高楼大厦在古老的城防体系面前,是风景也是背景。


19.jpg

▲摄影©孤城


河岸的翠绿之中,撑一支鱼竿便有了一人独钓一江秋的潇洒意境。


20.jpg

▲摄影©孤城


从城门下不经意地路过,最平凡的瞬间也是最惊鸿的意味深长。


21.jpg

▲摄影©孤城


我们沿着汉江,绕到一处古城墙的后面,咻然遇见一个垂钓的老人,形态安详,独坐斜阳。本来我们想说:这里不准钓鱼啊喂。


但一时间也觉得景色优美,罢了罢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群身体健硕的大叔,个个摩拳擦掌,好像谁也不能打扰他们一辈子的依赖与习惯,待到江面映出微黄,便一个接一个扎入水中,不多时就游到江心去了。 


22.jpg

▲摄影©孤城

 

清晨和傍晚,我们都在江边遇见了一个悠然自得的渔人,舟船摇撸,不紧不慢,偶尔载客过江,待到月明星稀时凝神对望襄阳城,大千世界竟不在心头,只有一江一船才是一生的依靠。


23.jpg

▲摄影©孤城


不过,年轻人更愿意在日暮时分穿过熙熙攘攘的北街,聚集在江边。落日绯红,倒映在江水中,微风拂过,撩起衣襟和发梢……大江东去,日落日升,这是关羽的江湖、郭靖的江湖,也是夕阳余晖下汉水儿女诗酒年华的快意江湖。


24.jpg

 ▲摄影©孤城


江湖无非是替天行道,江湖无非是除暴安良,江湖无非是义薄云天,反正襄阳已经写够了撕心裂肺与豪情万丈,后来的江湖,就算比这更惊险曲折,也绝无这般枕戈泣血了。 


来源:地球旅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