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襄阳民生/正文

东津赋

2021-12-23   责任编辑:不加糖
 
评论

东津.jpg


襄阳这座城市,每天迎来第一缕晨光的地方在哪里?


东津。


汉水东岸,古渡口;襄阳东边,今新城。


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亮东津,照亮襄阳。


新的一天,在朝霞的帷幕中拉开。


“你好,这里是东津”。


日出杲杲,水流汤汤,汉之东津,源远流长。


汉水西来,浩浩东流,在唐白河汇入处,突然一个急转弯向南,便江分三地,地各一方。南岸是襄阳城,北岸是樊城,东岸是东津湾。


三千年的时光如河水一般流淌。东津,三千年里名字未变,可是三千年里功能亦未变,甚至三千年里容貌亦未大变。


隔着汉水,东津眼看着襄城和樊城从戍所和江村逐渐发展为现代化的城市。


如今,襄城、樊城已然风姿绰约如仙子,而她,依然是布衣裙钗、小家碧玉的邻家小妹模样。


襄阳(城)和樊城,本来是依汉水而兴的水滨城市,但是它们的名字中已经没有任何汉水的元素。


唯有东津”,至今依然倔强的保留着最原始的名字,让“北津戍”——这个曾是“襄阳”前称的名字,只留在史书里,飘忽又幽眇,简单却陌生。


日出冉冉,水流滂滂,汉之东津,厚土热壤。


东津,这是一片厚重土地,这是一片历史悠久的土地,这是一片灵秀的土地,这是一片人才辈出的土地。


襄阳最古老的地名东津”留存于斯,襄阳最大的青铜鼎“大司马鼎”出土于斯,中国最著名的隐士庞德公隐居于斯,中国最著名的田园诗人孟浩然流连于斯。


这里是古战场,宋元大战蒙古军在此筑垒;这里是龙腾地,东汉初年汉光武帝刘秀在此巡幸;这里是摇篮,清代的文渊阁大学士单懋谦在此诞生成长;这里是风水宝地,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父亲在此安葬。


这里有文人的风骨,鹿门三高傲帝王;这里有佛家的道场:宝刹翔鸳地,灵祠刻鹿门;这里有造化的胜景:不踏苏岭石,虚做襄阳人;这里有田园的优美: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这里有驿道的通达:吟鞭遥指鹿门归,水色山光件件诗。


东津,一片厚土蕴三千年积淀;


东津,一湾江水流三千年荣光。


日出熠熠,水流急急,汉之东津,日新月异。


城市东进的号角,在公元2011年吹响,与襄阳和樊城成三足鼎立的东津,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汉水不再是阻隔,短短十年,唐白河大桥、东津大桥、新六两河大桥、东西轴线过江隧道,栉比于江,虹腾于空。


汉水是炙手可热的资源。商住楼盘沿汉水而起,新东津居民居高可望远,临流可赋诗,水清可濯缨,月明可泛舟。


高铁站成为了中原地区的枢纽。来自四面八方的近十条高铁专线,在襄阳东站交汇,又向四面八方辐射,带来的是资源,带走的是硕果。


高端产业在东津麇集。华为云计算中心,甲骨文软件等高科技产业在东津蓬勃生长,正威、东风、中南等名企相继布局于东津。东津发展的动力愈加充沛。


全市最高端的文化、教育、医疗、体育、购物等项目,均逐步落户东津。新东津人将跨越襄城樊城襄州这些历史城区的数千年的发展过程,而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里,享受到襄阳市全方位的天花板级别的生活。



日出暄暄,水流潺潺,汉之东津,前景无限


东津新区,是当下襄阳市最靓丽的城区,也是湖北省最具活力的新区,更是中原地区示范性新区。


津新区的崛起,依靠于国家城市更新的战略决策,依托于湖北省对襄阳“省域副中心城市”的定位,依附于襄阳市“一心四城”的新的城市架构。


东津新区的发展,更依赖于襄阳全市人民对新区建设的关注、支持和参与。


崭新的东津,依然是那个邻家小妹,可她不再布衣裙钗、蓬头垢面。她在变化,她在成长,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举手投足,都是动人的模样。每一个走近她的

人,都能感受她勃勃的青春气息。


东津新区的发展,在速度、力度、高度和维度上,令襄阳“一心四城”中的其他区域都望而兴叹。


东津是火炬手,东津是实验田,东津是领跑者,东津是样板间,东津是襄阳梦,东津是襄阳蓝。


一轮红日冉冉上升,给东津以明丽,给东津以温暖。


东津,阳光下的东津,汉水岸边的东津;东津,襄阳人的东津,新时期的东津;东津,历史的东津,现代的东津,未来的东津。


东津,古老的津渡,也是新时期的津渡。


辰光正好,东风正劲,江水正丰,人心正旺。襄阳,如一艘巨轮,从东津起航,迎着红日,乘风破浪,驶向明天。


马军

2021年12月14日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